手机版 | wap站点 | 主页 | 网站首页
互聯網金融迎來拐點,大潮過後誰會上岸?
    目前,互聯網金融領域按業務和體量可分為三大陣營:第一陣營――傳統金融業機構。比如銀行、券商、基金、保險等。第二陣營――互聯網新貴:比如阿里、騰訊、百度、京東等,開始在金融領域跑馬圈地並試圖構建自己的業務模式。
目前,互聯網金融領域按業務和體量可分為三大陣營:第一陣營――傳統金融業機構。比如銀行、券商、基金、保險等。第二陣營――互聯網新貴:比如阿里、騰訊、百度、京東等,開始在金融領域跑馬圈地並試圖構建自己的業務模式。
      這些金融新貴成為金融行業的「攪局者」,打破了固有的金融格局。而第三陣營則是專註金融細分市場的小而專平台,如雲聯牧場、宜農貸、人人貸等。
      第一陣營正在積極謀變以鞏固既有優勢地位。而第二陣營,近來又擠進一位財大氣粗的競爭者――萬達集團,依靠大量商戶流水、個人消費數據的萬達集團謀求在互聯網金融中有所作為。
      對於萬達的強勢進入,經濟學者賈紅宇認為:「目前萬達做互聯網金融的構想與阿里的生態圈、供應鏈金融相似。這也符合整個互聯網金融的未來的發展趨勢,歸根結底還是要跟實體經濟中的企業生產、個人消費對接在一起。」
  然而目前大多金融互聯網平台依然停留在「集資―放貸―返還收益」的模式,通過「高收益」煽動用戶投資,卻找不到有效的增值模式,又迫於高利息的壓力,只能把集資用於炒股、期貨等高風險行業,最後拆東牆補西牆,一旦資金鏈斷裂,投資者便血本無歸。
      對於第三陣營的互聯網金融平台而言,如果不打破這種模式,互聯網金融真正的春天不會來臨,甚至面臨信譽破產和政策收緊的寒冬。而第三陣營想做大做強,也應該從實體經濟入手,走出自己的創新模式。
      例如,發展綠色、規模化的農牧業曾多次被李克強總理提起,並成為內蒙等地的經濟發展重心。而羊肉及製品本身每年超過3000億元的產值,無論企業生產還是個人消費都有強烈的市場需求。
      而互聯網金融的興起則將加速整個產業的升值,讓投資者享受到產業增長帶來的紅利。以雲聯牧場為例,在生產端與內蒙重點企業力農牧場合作,主打投資、理財過程全透明化,用戶體驗標準化,用戶可以在移動端投資買羊,隨時隨地查看資金流向、產品收益等,解決互聯網金融投資的黑箱操作。       在風險控制上,雲聯牧場平台不設資金池,不過分追求資金的流動性,同時保持資金的合理分散。因為資金流動過快、過於分散,往往導致資金流轉成本過高,增加項目資金斷裂的風險。
      其次,實體經濟抗風險能力高,雲聯牧場將資金用於擴大企業的生產經營,幫助企業獲取利潤,企業則將經營利潤返還投資者。並且,雲聯牧場的產品直接面向個人消費需求,在消費端與小肥羊等知名企業合作,而市場消費的旺盛需求則進一步帶動行業產值的增長。       目前,雲聯牧場以4個月為一個盈利周期,單輪收益率為5%,投資年化收益率預計在15%~20%。為了進一步保障用戶收益,雲聯牧場還將為每隻羊投保生物險。第一期和第二期投資買羊的收益和本金已全部返還用戶賬戶,同時用戶也可以在小肥羊等吃到雲聯牧場出品的羊肉製品。
      這種模式下,雲聯牧場將企業生產、投資收益、個人消費牢牢綁定在一起,形成良性標準化的產業和投資循環,從用戶到企業,從生產到消費,從投資到理財整個產品鏈,完成企業生產與個人消費對接。
      中國互聯網協會副理事長高新民日前在2015中國互聯網金融高層論壇暨第八屆中國電子金融年會上說了一句很實在的話:「互聯網金融搞了半天,別給老百姓惹麻煩,帶來好多事,整天揪心。」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以雲聯牧場為代表的垂直互聯網金融平台真正做到產品簡單、透明、收益高、風險可控,促進了企業生產和個人消費,而不再是單純的資本博弈遊戲。
      隨著BAT和傳統行業大佬的強勢殺入,互聯網金融的競爭將轉移到對優質項目資源的競爭中。而優質項目的缺乏將帶來互聯網金融拐點來臨,大潮過後,誰會上岸?